过去十年,最好的视效镜头有哪些?

日期:2020-04-13 11:54:57 | 人气:

作者:MIKE SEYMOUR
刚刚过去的92届奥斯卡颁奖让大众聚焦到2019年的这些视效影片,也引起了大家对“过去十年,最好的视效镜头有哪些?”的讨论。 本文作者对行业内的知名视效总监,电影艺术家,软件开发者、视效专家和从业人员进行了一次调查,问了问他们认为近十年最好的视效镜头有哪些?
这次调查的目的很简单,不是在找最佳影片,也不是最佳视效影片,关注的仅仅是影片中的最好的视效镜头。虽然奥斯卡评奖时更关注整部电影,甚至VES奖的侧重点也是整部电影或电视剧的视效,但往往一个场景或一个镜头就让我们印象深刻、有所启发。
这不是一场评比,而是对全世界视效艺术家们不断创新、持续奉献的赞扬。视效艺术家们不能把控剧情,不负责宣传,但他们的制作可以让观众看到的这些镜头成为他们职业生涯中最精彩的那几秒。
以下是这些视效艺术家们或专家们推荐的镜头:
1、《美国队长》中瘦小的斯蒂夫
推荐人:工业光魔的视效艺术家托德·瓦兹瑞(Todd Vaziri)
“虽然过去了九年,但《美国队长》中斯蒂夫瘦骨如柴的特效仍让我震惊。演员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在原镜头中其实身材高大、肌肉发达,但通过特效,让在电影里的队长看起来只有80斤,弱不禁风。这样自然真实的特效技术无疑是一流的,但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是这种设计想法的大胆创新。虽然克里斯是一名出色的演员,但在这部电影上映时,他还不是家喻户晓的超级巨星,所以观众都不认识他,以为他演的就是一个年轻瘦弱的士兵,到后面变得更强壮的队长才让人觉得更不可思议。电影中队长瘦弱的镜头是用普通方式拍摄的,只是偶尔利用巧妙的取景来突显他的瘦小。对我来说,这与《阿甘正传》(1994)中,越战后被截去双腿的邓中尉一样,队长“瘦弱”的形象有很强的叙事效果,但又不会十分刻意,这样的表现意义非凡,又具有开创性。
《阿甘正传》中被截去双腿的邓中尉
《美国队长》中的特效前后画面
VFX节目的主持人马特·沃林(Matt Wallin)也认为斯蒂夫“瘦弱”的镜头制作得很棒,他认为 Lola在视效方面的成就,包括在使演员“变年轻”、让视效在叙事方面发挥的作用都进一步推动了技术发展,也让今年其他视效公司的视效制作更精良、真实度都更高,而软硬件也都能更快更新,比如《双子杀手》和《爱尔兰人》。
2、《湮灭》中灯塔对抗镜头
推荐人:VFX节目主持人马特·沃林(Matt Wallin)
“让我特别喜欢,印象深刻的镜头是亚历克斯·加兰执导的《湮灭》中的最后一场对抗。尽管从技术层面上讲,这个镜头没有很大的突破,但叙事和角色塑造却具有深远影响,这让我觉得非常满意并为之着迷,特别是灯塔上的那场对抗。这是在Houdini中完成的,表现的形式、色彩和照明营造出一种令人难忘的形象,这是我在电影中从未见过的。随后主角和金属人之间的对称搏斗是对表演捕捉的一种创新使用,音乐将故事和主题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无需多余的言语。对我而言,它代表了新颖的视觉效果,可以使用一种通过摄影剪辑等其他方式都不能实现的方式讲故事。这不是我最近十年来最最喜欢的电影,但肯定是迄今为止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
《湮灭》中的对称搏斗
3、《奇幻森林》中的三个镜头
推荐人:MPC工作室的三位艺术家
MPC工作室CG技术总监奥利弗·温伍德(Oliver Winwood)说:“我觉得《奇幻森林》中在毛克利和棕熊在河里漂流那一幕是十年来最好视效镜头之一:逼真的全CG环境令人惊叹,有茂密变化的树叶,逼真的水景模拟,男孩毛克利坐在棕熊巴鲁身上,巴鲁身上皮毛很真实,视效镜头和实际拍摄的镜头结合得天衣无缝。”
资产总监丽莎·冈萨雷斯(Lisa Gonzalez )说:“《奇幻森林》中的角马镜头让我印象深刻,不论是动画、环境还是视效都很出色,突破了MPC工作室之前的极限。”
《奇幻森林》中的角马
动画总监奥利弗·达勒(Oliver Dale)说:“一说到精彩的视效镜头,我第一想到的就是《奇幻森林》中,可能是大家不会想的那个镜头。男孩毛克利离开狼群的镜头在我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毛克利和母狼拉克沙之间的互动很感人,更重要的是很真实。
《奇幻森林》不仅在动画,交互和渲染方面让人印象深刻,而且还在全球掀起一股热潮:探索更好的现场视效,开启虚拟制作时代。罗伯特·莱加托(RobertLegato)、亚当·瓦德兹(Adam Valdez)、丹·莱蒙(Dan Lemmon)和安德鲁·R·琼斯(Andrew R.Jones)参与制作这部电影的视效,并获得2017年的奥斯卡最佳视效奖。这部电影的导演乔恩·费儒已经是电影领域的中坚力量,导演的《狮子王》获得2020年奥斯卡提名,进一步扩大了他在视效电影领域的成就。
工业光魔的丹尼尔·比吉(Daniele Bigi)说:MPC工作室在过去十年在视效制作方面成绩斐然,比如《火星救援》(2016)和《银河护卫队》(2015)。尤其是《银翼杀手2049》(2018)中精彩的视效技术就被多次提及。不难想象,MPC在《奇幻森林》和《狮子王》中的视效技术,在全球有很深远的影响。
4、《地球引力》中的空间站
推荐人:工业光魔视效艺术家丹尼尔·比吉
比吉提到了另一家英国视效公司的作品:Framestore在《地心引力》(2013)中用Arnold来制作所有的特效镜头,在行业内引领了路径追踪渲染技术。而且《地心引力》空间站的视效制作也是目前所有电影中最真实的。
《地心引力》空间站
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促进了虚拟动物制作技术的进步,同样,《美国队长》中“瘦小”的队长也奠定了虚拟演员制作技术的基石,开启了让演员“返老还童”的时代。然而,也有人可能会争辩,虽然Lola工作室成功地让演员变年轻。但是Weta Digital在电影《速度与激情7》(2015)中制作的演员保罗·沃克的数字替身,也为拍摄《双子杀手》和《爱尔兰人》铺平了道路,很了不起。
5、《速度与激情7》中的保罗·沃克
推荐人:视效艺术家保罗·德贝维奇(Paul Debevec)
主演保罗·沃克在拍摄中不幸过世后,整部电影以及整个系列都被搁置了。在取得保罗家人同意后,Weta Digital花费了很多心血,制作了保罗的数字替身,与实拍镜头切换。通过对保罗的弟弟卡莱布和科迪的扫描,制作了虚拟演员,最终在成片中贡献了300多个镜头,成为有史以来最逼真的数字替身。由于制片方希望观众能专注于保罗的最后一次表演,在电影上映后的一年内,对于作品中大量的视效技术几乎没有提及。结果,《速度与激情7》甚至没有获得2015年奥斯卡最佳视效提名。不过成熟的技术让Weta在制作虚拟演员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并运用到了后面的很多电影,比如《乌龙特工》和《双子杀手》。
说到虚拟演员,另一个突出的虚拟演员镜头是《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2016)中利用CG技术制作重现了塔金,这是工业光魔在视效方面比较有开创性的作品。这部电影为不断探索如何制作“虚拟演员”贡献了力量。
塔金的制作过程
工业光魔在《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中就制作了大量令人惊艳的视效,很难想象他们还有时间做其他事情。我们应当记住工业光魔在过去十年里制作了许多精彩的视效镜头:《复仇者联盟》系列(和许多其他漫威电影)中的绿巨人形象;《变形金刚》、《大黄蜂》和《环太平洋》中令人难以置信的镜头;《坚不可摧》(2014),《超体》(2014)和《头号玩家》(2018)中出色的特效;还有《荒野猎人》(2015)中让人讨厌的大棕熊妈妈伤害猎人的6分钟镜头。
6、《猩球崛起》系列中的猩猩
推荐人:视效总监邦德瑞(Boundary)
视效总监邦德瑞说:“除了虚拟演员制作技术之外,Weta Digital已成为全球影视界制作虚拟的灵长动物,比如猴子、猩猩的领军者。从奇幻美剧《伞学院》(2019)的波戈博士到最近的《勇敢者游戏2:再战巅峰》中的狒狒,他们一直在坚持制作更多出色的作品。不过,在我们采访的众多观众中,他们觉得最了不起的作品是《猩球崛起》系列电影中虚拟猩猩高质量的表演,面对人类时的身体表现让人叹为观止。当时影片的视效总监丹·莱蒙也与我们讨论过:电影要体现科巴(Koba)从心狠手辣到令人生畏的转变,再到马戏团的笨拙表演,要看到科巴犹豫不决、着急忙慌和装腔作势的表情,中间有很多层次,不过这些也只是影片中众多出色的肢体表演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猩球崛起2: 黎明之战》中的科巴
“让我印象深刻的电影《猩球崛起2: 黎明之战》中,猿人莫里斯(Maurice)遇见十几岁的小男孩亚历山大那一幕。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不是真正的猩猩,莫里斯的扮演者卡林·科诺瓦尔(Karin Konoval)的表演十分精湛。如果不是有完美无缺的特效,那一刻就不会如此激动人心。Weta制作的这个视效镜头提高了制作虚拟角色的门槛——不论是现场动作的捕捉,还是演员表演的重新定位,甚至是脸部细节和皮毛的视效呈现,周·莱特里(Joe Letteri),克里斯托夫·萨尔兹曼(Christoph Salzmann),保罗·斯铎瑞(Paul Story)和他们团队的制作都很有突破性。
《猩球崛起2: 黎明之战》片段
7、《X战警:逆转未来》中厨房打斗镜头
推荐人:工业光魔视效艺术家帕特里克·图巴赫(Patrick Tubach)
“我最喜欢的视效镜头之一就是《X战警:逆转未来》中的厨房场景。这个镜头可能人少人在意,但却令我印象深刻。在这里,时间变慢了,超级英雄快银(Quick Sliver)在房间里跑来跑去,重新调整子弹,保证其他人安全。这不是第一次关于时间的视效制作了,但在这个场景中,“时间停止”用得恰当好处。这是一个用精彩的特效来吸引观众的绝佳镜头。”
《X战警:逆转未来》
8、《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
推荐人:Foundry的联合创始人西蒙·罗宾逊(Simon Robinson)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剧照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2015)也是一部让人赞不绝口的电影,但很少有人会单独提及其中的一个镜头或场景。虽然这部电影在角逐当年的奥斯卡时,败给了《机械姬》,但参与制作的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 丹·奥利弗(Dan Oliver), 安迪·威廉(Andy Williams)和汤姆·伍德(Tom Wood)制作的从高跷人到整体环境再到风暴等却屡次被业界称赞。西蒙·罗宾逊总结得很好: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是唯一一部我会按暂停键,停下来欣赏的电影,精彩绝伦又令人震惊。” 在全球范围内,大家一致认同这个观点。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高跷
《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中的风暴
9、《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推荐人:Method 创意总监兼高级视效总监凯文·贝利(Kevin Baillie)
“在过去的十年里,精彩的视效镜头数量惊人,甚至可能比过去几十年加起来还要多。尽管如此,在这众多技术精湛的逼真镜头中,让我印象深刻的都有一个重要的特点:让我有所获,如果再好一点,就是超出我的期待。对我而言,这是VFX场景十年来最好的例子,在我看来,过去十年让我发自内心认同的视效是一部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这不是一个史诗般战斗的镜头,也不是一个在酷炫战场上大规模打斗的镜头。这是一个无比沉重的镜头——《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灭霸要执行他的宏伟计划,我们目睹了宇宙一半的生命都化为尘土。这个视效镜头不仅效果很棒,而且非常自然,无声胜有声。在最后悲伤的时刻,角色的表演仍然是焦点,很微妙。我不骗你,当蜘蛛侠为祈求生命,在钢铁侠的怀中缓缓消失的时候,我哭了。这个镜头一定是我“近十年最佳视效镜头’’列表的第一位。“
《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2020年及以后
过去十年有太多精彩绝伦的特效作品。现在几乎所有电影都需要视效制作——硬核效果、修饰妆容、“穿帮”镜头、数字替身、替换天空、场景延伸、重新构图、重新打光、UI屏幕结合等等。其实有人会质疑说:观众其实并不能识别最好的视觉镜头,他们只是享受视效呈现的故事。这也正是我们写这篇文章的初衷:让观众看到每个镜头的背后是无数个深夜,是上百个修改版本。
VFX节目主持人马特总结说:“过去10年的视效取得了巨大突破,不论是技术的深度还是广度都无与伦比。跨学科的拟真技术广泛地应用于影视作品,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2020年伊始,一切皆有可能。”
沈阳影视制作,沈阳后期制作,沈阳影视拍摄,沈阳宣传片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