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如果只看一部大片,那一定是诺兰的!

日期:2020-04-13 12:00:54 | 人气:

在好莱坞,有两位能把商业和艺术玩转于掌心的电影大神。
一位是你知道他在拍什么,但是慢工出细活,蓄力十年拍一部作品的那种;另一位是你完全不知道他要拍什么在干嘛,但就是特想看,而且拍出来就是爆款。
这两位,一个叫詹姆斯·卡梅隆,一个叫克里斯托弗·诺兰。
 
今天就跟大家聊聊后边这位,被称为“21世纪的库布里克”的,诺兰。
诺兰“绯闻”:要拍情色片?
从一部《盗梦空间》开始被中国观众所熟知,于是我们似乎每年都要等待这位神作高产户的下一部作品。
终于,距离诺兰上一部作品《敦刻尔克》上映过去2年多之后,我们终于知道他在拍什么了。
据外媒报道,这部新片被描述为“Event Film”——指项目本身发行过程就是大事件的“现象级电影”,有机会跻身票房榜前列。
这让人不得不好奇,诺兰到底要拍一部什么样的新片,为什么这么炸?
我们都知道,诺兰热爱创作不同类型电影的导演。至今,犯罪、悬疑、心理惊悚片、科幻片、战争片……以及超级英雄,他已经尝试了很多,而且几乎无一失败案例。
原本在2019年初,有网络爆料预测,诺兰即将在2020年推出一部情色片。
因为库布里克的遗作《大开眼戒》就是一部情色片,诺兰准备跟随大师的脚印走下去……
 
《大开眼戒》
在诸多真实的限制级镜头下,诺兰要拍摄一位80年代美国传奇成人片女星——奇希·劳尔兹。
 
消息一放出来,好莱坞的顶级巨星们,都愿意为这个项目挤破脑袋。
曾跟诺兰在很多片中合作过的安妮·海瑟薇表示,她愿意接受任何尺度,就为了能主演这部电影!
然而做出同样承诺的,还有玛丽昂·歌迪亚、艾玛·沃森、梅拉尼·罗兰、“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以及“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
 
厂长都怀疑了……这是一场电影还没开拍就开战的宫斗大戏吗?
因为改编的原型故事太过让人上头了,于是好莱坞的某位大投资商直接给华纳影业开了一张空白支票,华纳在票面上填几位数,预算就会给到几位数。
所以华纳为了这么一个项目,当然决定,把诺兰搬来作为保障。为了说服诺兰接手这个项目,华纳也释放了很多诱饵。
但是面对这样一个全新的题材,对诺兰而言,无疑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不仅粉丝没信心,就连诺兰自己也没信心,因为看过诺兰以往作品的人都知道,他不怎么拍情感戏。
当大家还像热锅上的蚂蚁讨论着,这部电影到底由谁来担当女主角的时候……这个消息很快就被辟谣了。
毕竟好莱坞的电影项目,对违背保密协议而走漏风声者,惩罚非常严重。枪打出头鸟,谁都不希望,诺兰的项目有任何闪失。
显然,这个爆料很可能是华纳官方故意放出来,来探听大众口风的。而这时,诺兰新片的面纱也缓缓揭开了。
事实证明,所有的预测和小道消息,都跟诺兰的新作“风马牛不相及”……
新作耗资16亿!预告片里藏玄机
2019年8月,诺兰的新作曝光出了先导预告,片名为TENET《信条》。
可预告片只有短短几十秒,信息量实在太少……
但我们可以根据预告片和海报,大概猜测诺兰新作的内容定位。
海报的设计采用了对角线对称的构图,一正一反,片名“TENET”的字母组合也可以刚好使用这样的抽象设计。
基本可以猜出,《信条》还是一部诺兰式的悬疑电影。
在蒙太奇的镜头中,大玩时间线与空间的错位颠倒。从海报上的文案就可以略知一二:“Time has come for a new protagonist, time has come for a new kind of mission.”(时间为一个新主角而到来,时间为一个新形式的任务而到来。)
而刚刚在2019年末,《信条》再次发布了新预告,并在北美定档2020年7月。实在令人期待!
开场镜头就十分惊艳,两个特工正在执行一项任务,运用弹跳装置,飞檐走壁一般闯入一栋大楼。两人的形象也透露了本片的男主演,一个是约翰·大卫·华盛顿,另一个看起来应该是罗伯特·帕丁森。
接下来, 诺兰在30秒内传递出一个关键信息,华盛顿通过了一个重要的考验,醒来发现自己在病床之上,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哥们对他说:欢迎到来世。
从此之后,展现在华盛顿面前的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了。
在接下来的20秒镜头中,又是重要信息,他们要面对的威胁是第三次世界大战,阻止世界大战爆发的关键任务应该是交给了约翰·大卫·华盛顿和罗伯特·帕丁森。
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到底是什么?
就是片名中的——“信条”。
而信条具体是什么,预告片选择了保持神秘,暂未透露。但是讲到了关键的一点:“信条”能打开正确之门,也能打开错误之门。
接下来的一个镜头就更让人好奇了。一艘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在倒退。仔细观察,环境中的风力发电扇叶的旋转方向也都是逆时针的。
那下面这个镜头就更明显了。华盛顿和帕丁森开车在车流中穿梭,但旁边的车是从翻车退回到行驶状态的。
这是否暗示了“信条”跟时间倒流有多少关联?我们不得而知。但敢肯定的是,这次诺兰大神又要将非线性叙事发挥出新的高度了。
可能你会认为这部影片跟《盗梦空间》多层空间的设定颇为相似,但整部电影的制作上却比《盗梦》上升了一个新的高度。
《信条》的预算超过2.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在7个国家拍摄!成本仅次于《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是诺兰大师制片成本第二高的一部作品,传说也是诺兰最有野心的作品。
感觉如果2020年只看一部进口大片,非《信条》莫属。当然,什么时候能看到就等国内定档了。
如何登上神坛?
厂长想了想,16亿元成本的电影项目谁敢接?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恐怕也就只有诺兰了。
而是什么样超神的能力,能让诺兰的电影项目获得这么高昂的投资?
大神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诺兰出生于1970年。他的父亲是一名英国的广告管理人,他的母亲来自美国,当过空中乘务员和英文老师。
因此,诺兰一出生,就是双重国籍,童年在伦敦和伊利诺伊州之间辗转,英国待烦了就去美国。连说话,都是在标准的伦敦音和豪迈的美国腔之间自由切换。
青年时的诺兰
童年时的诺兰就用父亲的Super 8摄影机拍摄自己的玩具兵人,开始了最早的电影创作。
在校期间,他与志同道合的朋友组织了“16毫米”社团,拍摄了大量短片。
短片《蚁蛉》拍摄于1997年,2003年被包含在DVD《英国名导短片集》中发行。
在这部只有短短三分钟的短片里,诺兰已经开始玩起了嵌套式的电影叙事结构,并且巧妙地利用了一个无法用时间衡量的循环概念。
诺兰早期短片作品《蚁蛉》(1997)
我们每个人都有目标,在我们寻找猎物时,也会不自知地变成别人眼中的猎物。大概有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吧。在《蚁蛉》这部短片中,诺兰展现了他过人的想象力和编剧才能,也为他日后的风格形成了铺垫。
1996年,诺兰只用了6000美元,和他“16毫米”社团的小伙伴们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电影《追随》。
但影片并没有因为成本低廉而变得粗糙,反而因其打乱时间线的剪辑方式营造出别样的悬疑感。影片讲述了一名作家为了获得灵感,便开始对各色人等进行跟踪,从而获得了许多不同的生活信息。
可以说,诺兰热爱把电影的形式层面做到极致,他自己评价这部作品是他和朋友们“在有限条件下完成的巅峰之作”。1998年,《追随》在旧金山电影节上放映并受到关注。
在这部小成本的黑白电影中,诺兰向他的偶像希区柯克表达了无比的敬意,不仅从影片的黑白色彩,还包括整个剧情设置。虽然影片只有70分钟,但诺兰像《记忆碎片》一样的叙事风格已经出现端倪。
之后,从《记忆碎片》开始,诺兰像是打开了他的电影大门,让全世界的观众甚至业内人士,都走进他的殿堂顶礼膜拜。
《失眠》、《致命魔术》、《蝙蝠侠》三部曲、《盗梦空间》、《星际穿越》……诺兰已经被全球影迷奉上神坛,甚至诺兰的影迷们,自称为“拜诺兰教”。
“烧脑”、“难懂”成了诺兰电影的标签。
而看诺兰的电影,再发表一段理性和逻辑缜密的剧情分析或影评,则也成了观众们一种“秀智商”的观后行为。
“我是克里斯托弗·诺兰,一个典型的英国人,像我的前辈希区柯克那样,不仅是一个导演,也是一个拥有奇想能力的人。”
这是诺兰对自己的评价。
而就是这样一个“拥有奇想”的鬼才导演,的确是个“典型的”英国“保守派”。
因为不论片场在室内还是室外,诺兰的行头永远是背心西服三件套,皮鞋手表少不了,一个英国绅士的标准打扮。
圈里人也都知道诺兰有多“恋旧”。
他反感3D,热爱胶片的质感,热爱中古道具,自己既没有邮箱也不怎么用手机。给他手里塞一根文明棍儿,直接就可以回19世纪的英格兰了。
新片《信条》的拍摄中,诺兰仍然选择胶片的记录方式,混用了IMAX与70mm胶片拍摄。
但保守派,也有为挚爱的电影豁出去的时刻。
在拍摄《敦刻尔克》的时候,诺兰丧心病狂地直接把IMAX摄影机装到了战斗机的机翼和机舱上。为了真实再现战争时士兵们的直观感受,给大家沉浸式的观影体验。
海上战争的戏份,他又手持54斤IMAX摄影机亲自长时间水下跟拍、烧500万刀购置二战轰炸机作为拍摄道具……
而这些做法,其实都是诺兰务实的体现。
在许知远的《十三邀》上,诺兰却否认了自己在《敦刻尔克》里构建宏大叙事的野心:
“我不想制作历史,我想制作一部电影,一个年轻人愿意去看,并且能产生息息相关、身临其境的感觉。”
在面对电影的哲学上,诺兰在拍摄中时常出现这样自我怀疑的时刻。而若你要问他,为什么喜欢当导演?
他会说,因为当导演,只需要做到“全面的平庸”就可以了。
说出这句话的诺兰不免有点可爱,但恐怕连他自己都知道,在被众人架上神坛的那一刻起,必须要对自己保持着清醒的认识。
在行事风格上务实、保守、审慎,对电影品质上有着近乎疯狂的完美追求。
这就是诺兰。
一个不拍情色片的诺兰。

沈阳影视制作,沈阳后期制作,沈阳影视拍摄,沈阳宣传片制作